<track id="jllj7"><strike id="jllj7"><ol id="jllj7"></ol></strike></track>

      <track id="jllj7"><strike id="jllj7"><ol id="jllj7"></ol></strike></track>

      <noframes id="jllj7">

          <address id="jllj7"><strike id="jllj7"></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jllj7"><pre id="jllj7"><strike id="jllj7"></strike></pre>

              <p id="jllj7"><ruby id="jllj7"></ruby></p>
              <track id="jllj7"><strike id="jllj7"><strike id="jllj7"></strike></strike></track><track id="jllj7"></track>

              <pre id="jllj7"></pre>

              <track id="jllj7"><strike id="jllj7"></strike></track>

              <output id="jllj7"><ruby id="jllj7"><dfn id="jllj7"></dfn></ruby></output>

              首屆電子數據司法應用與前沿理論研討會召開

              2024-02-28

              近日,由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檢察技術信息研究中心電子證據實驗室、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和中國科學院信息工程研究所聯合主辦的“首屆電子數據司法應用與前沿理論研討會”在京召開。來自全國高校的多位學者及司法實務界專家齊聚一堂,共同探討電子數據在司法領域應用的現狀、挑戰與發展前景。

              展望電子數據在司法領域的應用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技術信息研究中心主任劉喆在致辭中結合實務工作經驗,以“有害物質”的司法鑒定為例,指出了科學證據學術探討與司法實踐相互隔離的問題,希望學界與實務界能夠加強相互交流,法學學科教育加強司法鑒定等技術性證據的課程設置,共同推進社會治理。

              “在信息技術高速發展及其對刑事司法領域產生革命性影響的背景下,研究電子數據司法應用之于學術探討、司法實務有著重要意義?!敝袊ù髮W刑事司法學院黨委書記周志榮在致辭時表示。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原副局長顧堅認為,從電子數據到法庭證據,需要集中解決四方面問題:一是電子證據的法律地位;二是規范電子數據的收集提取和審查判斷,提高案件辦理質量;三是電子數據的提取環境和方法在不斷變化,給電子數據的提取帶來了巨大挑戰;四是電子數據作為證據除應符合傳統的證據規則要求外,還應遵循有關技術標準。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技術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賀德銀以檢察機關履職過程中的三大職能為主線,揭示了數字技術在檢察工作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在審查實踐中,需致力于將海量電子證據可視化,協助檢察官看得見、看得清、用得好這些證據。在調查活動中,借助數字技術可以發現線索、確認靶位、為偵辦案件提供長時序證據。在偵查活動中,無論是職業偵查權、機動偵查權還是補充偵查權的行使,都存在主體特殊、辦案難度大等特點,這也對檢察機關技術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計算中心研究員、網絡安全實驗室首席科學家許榕生更關注數字人才的培養。他建議,高校在招收電子取證方面的研究生時,應招收雙學位學生或進行交叉培養。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律師法學研究會副會長王進喜指出,即便人工智能等技術爆發性地出現在司法鑒定領域,也無法突破人證在證據法中的基礎地位,數據問題必須靠專家證人出庭描述。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院長胡向陽結合自己作為專家證人參與質證的司法案例表示,鑒定書中的比較與分析部分不應使用“相符”“相似”“疑似”這樣的詞語,這種表述不符合司法鑒定文書制作規范,也不符合視頻圖像鑒定標準。

              國投智能股份(美亞柏科)首席科學家江漢祥分析認為,傳統犯罪案件下降、網絡空間犯罪逆勢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新興科技手段消滅了一些犯罪形式,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提高了破案效率,攝像頭讓犯罪分子無處藏身。他指出,網絡空間犯罪防控治理體系的構建應把握網絡用戶、網絡數據、網絡平臺、網絡行為等要素。

              聚焦電子數據證明作用的科學審視

              研討會主題發言設置了“電子數據證明作用的科學審視”和“電子數據司法應用的現狀觀察”兩個單元,與會專家進行了積極發言。

              第一單元聚焦“電子數據證明作用的科學審視”。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郭金霞認為,科學技術應用于司法領域的結果作為證據證明案件事實,尤其是在刑事司法領域,可能關乎罪與非罪,應當秉持嚴格審慎的態度審視證明案件事實的證據。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李學軍指出,注重“證據”與“技術”的交叉融合,建設“證據技術學”以適應技術迭代的多維證據時代帶來的挑戰。北京大學信息技術學院教授郝永勝認為,法學教育應該更加注重實踐和技能培訓,應當訓練法學本科生具備更多的實踐經驗和技能,而不僅僅是理論知識。重慶郵電大學網絡空間安全與信息法學院教授陳龍認為,對于電子數據全生命周期可信性的關注需要貫穿數據獲取、分析和處置全程;應當建立起全要素質量保障體系,對包括鑒定方法、檢材處置和管理體系要求等在內的多個環節進行考量。中國科學院信息工程研究所研究員陳愷介紹了社交平臺聊天記錄、數字簽名、電子影像等作為電子證據時存在的安全隱患。中央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郭華介紹了電子數據在司法中的應用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作為取證技術;二是直接作為證據的運用;三是對電子數據有爭議時的認定,產生的電子數據的鑒定問題。

              聚焦電子數據司法應用的現狀觀察

              圍繞“電子數據司法應用的現狀觀察”問題,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品新提出了涉眾型犯罪如何應對等理論和實踐課題。他認為,法律共同體需要積極探索將海量資金的分析報告、網頁報告或是海量的通訊數據產生的報告,用作大數據證據樣態的現實答案。電子證據法建設適逢使命與擔當,應依托新的電子證據樣態來構建一門“新電子證據法”。南京警察學院信息技術學院副院長吳育寶指出,在技術不斷升級,電子數據合法性、真實性問題不斷成為案件爭議焦點的背景下,公、檢、法、辯四方未來應著力提高各階段、各主體相互間的認可程度。北京市盈科(海淀區)律師事務所商事爭議解決與刑事辯護法律事務部主任張云泉分析指出,現有法律法規未對刑事訴訟中電子證據收集人員的專業知識作出具體要求。律師自行收集電子證據時往往容易陷入程序不明確、技術手段單一及調取證據能力普遍不足的困境。北京市海淀區檢察院檢察官白磊指出,在刑事訴訟流程中,在中間的檢察環節和后端的法院審判環節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在海量的電子數據中查找到和案件有關的核心數據?!熬W絡犯罪的證據構成明顯區別于傳統犯罪,研究電子數據具有重要意義?!苯K省南通市檢察院檢察官任留存認為,應圍繞電子數據真實性構建指控與證明體系,全面審查、綜合分析多種電子數據之間的關聯性,并考慮海量數據移送成本高和軟件壁壘的存在。

              聚焦電子數據取證技術與方法的前沿探索

              在專題討論環節,研討會設置了“電子數據取證技術與方法的前沿探索”“電子數據審查與質證的理論探討”“電子數據司法應用的實務研討”三個專題。

              圍繞“電子數據取證技術與方法的前沿探索”這一話題,中國科學院軟件研究所研究員丁麗萍指出,目前智能汽車行業面臨隱私泄露和其他數據管理違法違規的巨大風險,企業有必要加強數據合規體系的建設和實施。甘肅省蘭州市檢察院檢察技術信息處處長毛奕宏以甘肅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三起刑事案件為例,分享了電子數據檢驗鑒定在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中發揮引領和補證作用的做法。湖南大學教授廖鑫指出,人工智能時代要以“法”來打敗魔法:第一個“法”是法律法案,目前國內外已經出臺了非常多的相關法案;第二個“法”是檢測方法,研究人員提出各種各樣的技術方法來檢測AI偽造。廈門市美亞柏科信息安全研究所有限公司數字法律服務事業部副總經理仇壽霞指出,要擴大“取”的范圍、提升“證”的能力、構建協同打擊新型網絡犯罪的機制。中國科技大學物理實驗教學中心博士郭玉剛介紹了數據泄露溯源取證技術的需求背景、技術能力與應用效果。西北政法大學公安學院偵查學教研室主任胡德葳介紹了涉虛擬貨幣刑事案件的取證難點,分析了涉虛擬貨幣刑事案件的偵查取證路徑。

              聚焦電子數據審查與質證的理論探討

              在“電子數據審查與質證的理論探討”專題中,北京大學法學院研究員吳洪淇指出,目前針對電子數據的研究呈現出“重技術輕法律”“重取證輕審查”的趨勢,而立法上也呈現出審查框架的非均衡性特點,應當從法律的角度對此予以反思和完善。吉林大學法學院教授謝登科指出,對于電子數據合法性的審查應當回歸到具體的程序當中,但目前刑事訴訟法并未將電子數據納入偵查措施的適用對象,從而無法為取證行為提供合法的授權依據,解決這一問題應當成為刑事訴訟法修改的重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教授裴煒總結了電子數據在司法實踐的應用過程中所面臨的挑戰。她指出,電子數據的脆弱性與偵查取證程序復雜性之間存在張力,從而產生了對電子數據予以控制和保存的需求,進而形成電子數據凍結措施。北京交通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鄭飛認為,傳統電子數據概念和規則已經不能有效涵蓋和規制現有各種數字化證據?;诓煌愋蛿底只C據在證明邏輯上的不同,應將刑事訴訟法中的視聽資料和電子數據修改為一種開放整合的數字證據。甘肅政法大學司法警察學院(公安分院)副教授岳佳認為,暗網毒品犯罪案件電子證據審查的難點主要是電子證據認證活動復雜、效率低,完整性難以保證,難以建立邏輯關聯,可以從提升暗網毒品犯罪電子證據智能審查的能力,對排除規則進行理性調試,對印證理念進行現代化運用等方面完善證據。

              (作者戴士劍為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

              本文來源:檢察日報

              国产亚洲福利蜜臀